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断电救援后,求生的死了,寻死的活了

2020-10-12 14:18字体:
分享到:

  冰点特稿第1199期

  紧急断电后……

王佩龙坐在低压线杆上。常州市武进区南夏墅派出所供图

  星期六的庙桥时常会让人忘记,它只是一个城郊的村子。这里远离常州市中心,但足够热闹。和很多苏南农村一样,庙桥的民房里藏着众多小工厂和家庭作坊。到了周末,辛勤数日的打工男女得以喘息,他们三五结伴出门闲逛,涌上不算宽敞的街道。

  6月6日这天,同样是个热闹的周六。热闹到很多人都忽略了,街边电线杆的顶端上,正坐着一个男人。

庙桥街道。杨海/摄

  记录显示,当天的最高气温是32℃,但在很多人记忆中,那都是个闷热难耐的天气。那也是梅雨季里一个难得的晴天,北方的麦子刚刚收割完,工人们陆续回归。傍晚时分,蒸腾的湿气散去些许,光膀子的男人拎着啤酒在街上踱步,打扮时髦的年轻男女一边吸溜着冷饮,一边打量路边的饭馆。

  直到刺耳的警笛声响起,警察径直走到电线杆下,仰头对着坐在杆顶的男人喊话。人们才惊奇地发现,他们头顶上方,一个男人正在观察着街上发生的一切。

  就像一个磁场中心,人群朝事发地快速聚集——在无所事事的夏日里,这是个“从天而降”的消遣机会。

  救援从18时开始,消防车、电力抢修车、救护车陆续赶到。半小后,肇事男子从低压线杆上,沿着电线爬到街对面的高压线杆。19时20分,供电切断,街道瞬间暗了下来,超市和奶茶店原本吵闹的音乐戛然而止,救援似乎成了街上唯一一件还在进行的事。

  两公里外,上家塘村突然一片漆黑,村里的狗受惊似的乱吠起来。坐在院子里乘凉的上官文华愣了一下,随即发疯般地跑向屋里。他病重的妻子正戴着呼吸机面罩,某种程度上,电就是她的氧气。

  另一边,由于肇事男子躲避救援,营救双方陷入长时间的对峙。很多围观者无聊地玩起了手机,肇事人坐在电线杆上抽起了烟。

  再往后,现场的气氛开始变得烦躁。人们对“闷热”的最真切记忆也大多来源于此:因为停电,无法使用空调的居民难以入睡。一直到第二天3时10分,肇事男子被成功救下,围观人群才议论着散去。

  那一夜,上官文华也没有合眼。他感受不到闷热,以及除悲痛外的任何感觉——停电40分钟后,妻子在赶往医院的车上窒息死亡。

  1

  6月6日17时34分,民警张桂林接到警情,“庙桥有人爬电线杆”。

  在南夏墅派出所工作,这种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突发事件并不会让人感到稀奇。派出所位于常州市区南部的工业区,90平方公里的辖区内聚集了6000多家企业。这里也是全市外来务工人员最多的区域,16.7万流动人口在此谋生,几乎是常住居民的3倍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TEL:4008-888-888
地 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
电 话:13588888888
传 真:010-88888888
邮 箱:9490489@qq.com